见到郑蓉时
她正在教室里带学员们练猫儿步

——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hsdbio.com/s/zhengrong/
文章摘要:美人潭,日新月异集矢之的百代过客,安卧引吭高歌中国中央。

这间不大的教室,塞着十几个90、00后模样的年轻女孩儿。

开课前,郑蓉通常会以校长的身份给大家做课前训话。

这个身材娇小、脚下蹬着着7cm高跟鞋的80后,
讲话时吴侬软语竟也铿锵有力。

——“大家今天好吗?”

——“好,很好,非常好!加油!”

随口号而起的,是女孩们右手握拳的加油动作。

这种略带逼仄感的口号刻奇味儿十足,
但郑蓉却觉得,
这是能将这些年轻人的焦虑化为动力的有效方法。

她讲自己拿了很多荣誉、从一个灰姑娘走到今天,
靠的就是这一股子信念。

狼狈

郑蓉出生于美丽的湖北省洪湖市。

然而,这个以洪湖赤卫队闻名的温柔水乡,却并没有为她孕育一个温柔童年。郑蓉和两个弟弟从小便被“留守”,成长的过程中充满了苦涩。

在她童年的记忆里,几乎没有父母的身影。

对生活最初的意识就是贫穷。

印象最深的,是被学校逼交各种杂费——因为她总是班上最晚交齐的那个“困难户”。

有一次爷爷实在没有办法,就把家里常放的罐头贡品从佛祖面前小心请下来,拿到小卖部去抵换5毛或一块,再慌慌张张塞去她手里。

这些不为人知的狼狈,她打小就看在眼里。

初三读到一半,她不打算再读了。父母在电话里没有为此多费口舌,她自此便毫无留恋地奔向了社会。那年,她只有15岁。

生存

最初的梦想是做一名老师。

因初中肄业,她只好先在老家做了一段时间的幼儿园老师——工作本身倒是让她快乐,但实习工资只有300块的残酷现实却让她得不得考虑其他出路。

两个月后,郑蓉打定主意去投靠在长沙打工的父母亲,同时也希望能找回她于童年缺失的家庭温馨。

在长沙,母亲曾带她去书店应聘导购。

可人家一看到她扎着马尾、一幅乳臭未干的样子便断然拒绝,认定她最多12、3岁,叫母亲把她领回去多养几年。要强的她打发母亲先行回去,自己则跑去一家电游室见工,居然还成功地以自己的热情勤快说服了老板。

电游室的工资要稍高一些,多的时候一天甚至都有五、六百。但她经常看到一些大学生因为玩“龙虎争霸麻将机”、“老虎机”而把学费、生活费都输进去。一年后,她告别了这份工作。

之后去到一家精品店打工,才真正开始接触饰品、化妆等事物。她在杂志上看到了有关化妆培训的消息,发觉是时候去学一门手艺了。

“因为一辈子还很长啊。”

回想当初的处境和心情,郑蓉不禁感慨道。

蜕变

一段时间的学习后,

郑蓉已经准备好要单枪匹马进入化妆行业了!

最开始,她几乎每天踩着恨天高、提着化妆箱去影楼一家家应聘。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——十天后,终于有一家影楼同意要她。

见习助理的工资只有三、四百块,郑蓉很想早一点转正,因为正式的化妆师可以拿到三、四千,比助理差了十倍。

转正路上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她自己的形象。

154cm的她顶着一头长发,身高本就不是优势了,长发更显得压个子。

等终于有机会接触大客户了,还被人家嫌弃是个小姑娘。这让还是职场菜鸟的她很是受挫,偷偷在卫生间哭了两个小时后,开始下决心改变自己。

先是把麻烦的长发剪成干练的短发,再学会把缺点化为长处:比如浓缩就是精华。这般在挫折中飞速成长的郑蓉,最后的转正只用了20天。

“真的没有什么好自卑的。上帝创造女孩子不是用来让你们自卑的。”

——这也是郑蓉多年来通过技术改变自己、也改变了别人而发自肺腑的经验谈。

涅槃

她已经积累了一定的资源,开始创业。

十年间,她遇过所有创业者都遭遇过的俗套恶心事儿,也遇到过极好的伙伴和朋友,对她来说,这些都是宝贵的财富。

当初在机缘之下来郑州,把事业家庭安在这里,便从此把这儿当家了。

人无需回头看,不必问来处,既来之则安之。

如今的她多项名誉傍身、身家百万,而过往的一切不顺遂,在她看来都如烟轻散。

人生是复杂的,没有永远的童话故事。

人生也不会总等你做好准备再开始,你必将路过那个不够好的别人和不够好的自己。你要做的,不该是无休止地抱怨,而是默默改变,及时止损。

即使出身杂草,但只要坚定信念,总有一天会开出美丽的凤凰花。